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新熟齡痛點觀察:興趣學習將是台灣銀髮經濟的重要商機

圖片來源:康健網站
上完日本歷史與建築文化的系列課程後,與同學一同去京都賞閣觀屋;與夥伴們一起讀完三國之後,攜手蜀道行;上過品酒課後請老師帶隊到法國酒莊一遊……這麼有趣的學習正在台灣的熟齡先驅者當中盛行。

台灣人退休得比別國早,勞工(60歲)與公務員(55.6歲),遠早於我國法定退休年齡的65歲。而同時,國人平均餘命逐漸延長,約750萬接棒退休的新熟齡(以1954-1975出生為主體),在進入需要長照看護之前,會有將近1520年的活躍初老期。他們需要多元活動打發多餘的時間、與社會接觸保持年輕與活力、也需要學習一個人的生活適應與自我照顧。

其中,興趣發展以增進退休生活內容豐富,是促進長者從活躍初老,走向自在終老的關鍵,如同粽子頭一般的重要。

興趣探索,及早開始

對新熟齡來說,退休的意義不是休息,而是時間以及自我的同時鬆綁,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過生活」,包括培養興趣、結交友伴、實現夢想,也可以貢獻社會「讓自己為更多人所用」。退休的生活場景,從單純走向多元;個人的社會價值,也將從有限走向無限。

龍吟研論訪談94位退休規劃先驅者,他們對於退休想得早、看得遠,為實現活躍新生活的模式,提前展開各式退休準備與相關消費。在基礎的身體保健和財務準備之外,八成以上的先驅者還重視家人感情的維繫或修補,更開始進行各式興趣的培養,健康、財務、家庭人際與興趣培養儼然成為退休新四寶。

預約活躍退休生活新四寶:健康、財務、家庭人際與興趣培養
學習當有趣,興趣養成的第一步

幾乎所有先驅者都提到學習的價值,隨著年齡增長而探知世界的慾望遞增,退休將是他們另一波的學習高峰期。

學習可帶來多重好處,能夠吸取新知與時俱進,刺激大腦結構活化腦力,突破生活框架展現自立,創造自然結伴的環境,還能陶冶心靈、豐富內涵;在學習的過程中,養成新的興趣或嗜好,自然找到生活新重心。

興趣養成歷程=系統化的輕學習模式

新熟齡習慣系統化學習,除了上課、吸收新知,也偏好文化、心靈與藝術涵養的提升。不過,雖然他們喜歡學習,但是他們並不喜歡學習壓力,最好是互動、遊戲、體驗的輕學習模式,再加上興趣相同的夥伴,可使學習持續得更久。因此,深入淺出的課程內容、簡易上手的高階技巧,與領域專家交流切磋等,都能讓長者從學習中獲得成就感。當能運用所學娛樂自己、與他人分享,從展示中獲得成就感,興趣培養才算完成。

新熟齡想要的興趣學習環境,可不是社區大學這麼正式的場域,他們更喜歡社團形式的聚會場所,旅遊成為實境體驗的最佳形式,以深化名義讓學習樂趣最大化。打造適合長者興趣學習的通用設計環境,需要更多業者的投入。

為新熟齡退休長者設計輕學習的溫馨場域和平台,是未來750萬人口的重要商機,也是照顧活躍長者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協助長者持續參與社會、持續精彩生活。將興趣發展與輕學習結合,是新熟齡不斷探索生活新可能的解方,更是引發長期生活動能的那把鑰匙,興趣學習將是台灣新熟齡領航開拓的重要商機。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2013-2016年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本文同步刊載於康健名家觀點>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新熟齡痛點觀察:雖說我想獨立自主,卻仍渴望兒女主動關懷

圖片來源:康健網站
不同於以往的長輩,接受新式教育的「新熟齡族」(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一方面家庭教育養成仍以「父慈子孝」的華人倫理為主,但在歷經工商現代化高速發展,因社會歷練而自我意識逐漸抬頭,使得他們成為華人史上第一批既重視「個人」自我實現,又在意「家庭」重任,在個人與家庭之間來回擺盪的世代。退休,成為自我突破的轉捩點。

獨立自主,不作子女包袱

對新熟齡來說,在退休之前,家庭責任優先於自我發展,但未來退休之後,自我終於得到解放,就算不是自我意識高漲,至少也和家庭責任同等重要。身處華人傳統家庭價值逐漸式微的轉折時代,新熟齡族面對「孝順長輩、體貼晚輩」的三明治命運,更希望自己獨立自主,「不做子女的包袱」是他們給子女最大的體貼,也是對下一代盡責的方式。

「每一個人應該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需要小孩幫我買飯、照顧我,也沒想過要依賴他,或讓他依賴我。」(台灣,女性,56)

沒有上一代「養兒防老」的觀念,新熟齡族不再認為退休後靠子女奉養是天經地義。因此,比上一代更加費心甚至提前規劃未來的財務健全、健康準備與老後照護,以延長老後生活仍能自主的時間。

「久病無孝子,我生病不要讓親人照顧。自己有筆錢、有實力,就提前轉嫁到保險上,不要因為病,把自己跟孩子的關係搞壞。」(台灣,男,46)

家庭聚會活動為親子關係增溫

此外,雖然新熟齡族對子女孝順的行為模式已轉向「重質不重量」,在乎「孝心重於孝行」,但心理模式仍渴望子女的「自發性關懷」,家務勞動和病中照料或許可以外包,但是成年子女主動的關心和照護,仍然無可取代。半數的「退休規劃先驅者」期待子女主動回應父母的親情,更在意孝行背後的心意,62歲陳媽媽提到「我不會拿他(兒子)的錢,但他還是要給紅包,我會把紅包袋收下,錢退給他們。」

當不需要子女日日孝親,於是相處時間縮短,與子女、媳婿直接或間接摩擦隨之減少,反而更能維持親子關係和諧,轉而透過聚會活動來達成情感交流。

因此先驅者相當重視例行性的家庭活動,特別是家庭聚會與家族出遊,根據東方線上E-ICP生活型態調查數,2015年台灣的家庭聚餐的比率(66%)正式超過朋友聚餐(60%)。如果聚會和出遊由子女所規劃,更是一種孝心的具體展現,有助於親子感情升溫,彼此間共有的回憶,更讓自己回味無窮。

傳情媒介,縮短親子代溝

為實現活躍、獨立自主的退休生活,多數先驅受訪者已提早關注身體健康、做好中長期財務規劃、並且減少干預子女生活;不過,他們仍在摸索親情的平衡點。多數新熟齡先驅受訪者已在熟練運用智慧型裝置與社交平台,增進對子女生活的了解。

雖然要求成為子女的臉書好友被拒絕的機率較高,但透過私密性較高的Line,用貼圖表達說不太出口的關心或替代嘮叨,卻能成功地拉近彼此距離。新熟齡族更期望子女從被動的訊息接收者,轉為主動對父母送出關懷,或者由孫輩扮演情感串聯者也可以。

華人一向不善於表達情感,因此更需要傳遞親情與關懷的媒介,考量祖孫三代的需求、能力以及家族親情鏈中的定位,如何促進彼此互動並滿足各方情感所需,會是熟齡產業在思考長者生活創新提案時的重要課題。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2013-2016年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本文同步刊載於康健名家觀點>

新熟齡痛點觀察:新熟齡族最渴望行走自如,出門不求人

圖片來源:康健網站
鼓勵長輩走出家門,多和外界接觸,生活跟著全面動起來,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就連即將接棒退休的新熟齡(1954-1975出生為主體),不論是否為退休規劃先驅者,思考未來老後生活必要的福祉科技時,足部支撐與行走輔具和友善長者的移動工具雙雙位列前三名,行動自如的高度重要性可見一般。

「不能走,人就over了。一旦不能走,體能衰退得很快,還會胡思亂想,要是沒有人能幫忙推(輪椅),想幹嘛都不行,你能快樂嗎?」(台灣,男性,54歲)

超過七成的退休規劃先驅者,主動提及未來需要行走輔具或移動工具,除補充營養品和多運動,面對行動能力必然走下坡的事實,新熟齡世代也提出他們心裡真正期盼的創新輔具需求。

 退休規劃先驅者最期待「行走自如」的創新方案
資料來源:龍吟研論退休規劃先驅者與一般消費先驅者代表的深度訪談文本分析

未來生活科技提問:15年後,您希望日常生活中有哪些事物,可以有更好的解決方案或產品可用?請描述這個物件的想像功能。

尊嚴第一,出門不求人

「要活就要動」、「走出去」和「與群眾為伍」是新熟齡的退休規劃先驅者在受訪者必定出現的自我期許,試圖積極突破上一代退休後活動力減少,所衍生的生理弱化加速問題。多數退休規劃先驅者經歷過家中長輩走路要人攙扶、上下樓梯困難、出遠門散心或看醫生得等到有人載,更加深他們體悟行動自如是自主自立生活的前提,不依靠別人協助、最好能靠自己的力量四處行走、隨心所欲地進行點對點的移動,才能保有最基本的生活尊嚴。

隱形輔具,不洩漏老化秘密

退休規劃先驅者最為期待「行走自如」的創新方案,對他們來說,拐杖是顯老態的行動支撐,還得動用手部,最好是有直接用於腿部、膝蓋、腳踝或足部的穿戴式輔具、護具,讓他們能夠完全依靠自己雙腿走動,四肢維持一定的靈活度。最好輔具還能隱形化,讓外人看不出來,達到不老的極致表現。

「我親身經歷父母倆的老化過程,協助日常走路的輔助器材很重要,拄著拐杖或外掛行走支撐裝置也沒辦法。如果未來裝置能看不見,別人看起來好像是我靠自己的力量在走路,那是最理想的。」(台灣,男性,56歲)

「我的關節不太好…...希望輔具可以是隱藏版,別人看我很健康,而不是說我看起來有點殘障。」(台灣,女性,56歲)


輕巧智駕車,出門好自在

除行走自由度,移動自由度也很重要,特別是女性退休規劃先驅者更加在意這點,顯然與她們延續豐富社交生活有關。她們捨棄多人乘載的汽車形式,更青睞由機車演化的移動創新方案,無人駕駛只是基本,全面擋風遮雨的舒適化座椅與行進靈活性,更顯重要。可靠安全的輕巧智駕車,對於不常開車或不會騎摩托車的女性來說,終能擺脫與他人共乘大眾交通工具的不舒心;對於不想麻煩他人的新熟齡,也能免除造成子女負擔的心理壓力。

「我周圍有很多老人家,到7075歲關節都出問題,沒辦法走太遠、膝蓋會痛。我以後到他們的歲數,會想買一台有屋頂的代步車,方便出門玩一玩、找老朋友聊天、喝下午茶。」(台灣,女性,59歲)

「兒子不可能隨時都有空,他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要顧,我們也不能老賴著他,我跟老婆可以開著一台舒服兩人座駕,方便停車、走巷道,有無人駕駛功能,講話輸入目的地就能出發。」(台灣,男性,51)


單人自動駕駛移動工具概念
新熟齡打算靠自己的能力出走,隱藏生理老化的秘密,從事各式休閒娛樂、興趣學習、志願服務、甚至體驗一下年輕人流行的新玩意,隱形的行走輔具和輕巧靈活的智駕車,儼然成為未來老後活躍生活的標準配備。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2013-2016年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本文同步刊載於康健名家觀點>

新熟齡痛點觀察:熟齡重塑人生價值的新舞台,正當時

圖片來源:康健網站
現代社會中,個人價值建構在自我、家庭角色與社會角色之上,這三者的權衡比重,影響了我們的行為準則與生命抉擇。華人一向習慣滿足社會的期待與要求,因此當三者產生衝突時,社會角色的重要性常凌駕於其他兩者,成為決策的關鍵。

然而,退休卻使社會角色淡化,上一代華人多半選擇以家庭角色填補空缺,可是即將接棒退休的新熟齡(1954-1975出生為主體),卻期望新社會角色的可能性。不管是擔任志工、運用個人專業,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或是把志業變事業,新熟齡預備退休的人生舞台更加寬廣。

「人總有剩餘價值,只要能力許可,我還想再做些什麼。」(台灣,男性,58)

社會服務,先提高社交力

多數退休規劃先驅者把社會服務作為確立自我價值的證明,並具備走出家庭、結交友伴等多重效益。龍吟研論深度訪談94位退休規劃先驅者,將近一半在退休前就已經開始參與志工活動,他們十分在意自己對於社會的意義與社會價值的存續,也意識到社會服務需要新的能力養成。

有三位資深志工特別提及,想要順利開啟志工生涯,除了熱情還要具備專業力、適應力、社交力,尤其是後兩者。志工經驗超過20年、曾擔任看守所教誨師的榮大哥談到,「當志工其實不如想像中簡單,每個團體的相處方式都不一樣,熱忱固然很重要,但是融入團體、理解他們的運作方式更重要。」

活用腦礦,先向年輕人學習

除了身體力行從事社會服務,新熟齡中有一群為數不少的菁英分子,他們的共同期望是將自己在職場累積的專業或管理經驗,跨界運用於社會工作領域。不論是自創平台還是投入既有公益團體,都有助於事務的推動,擴大正面影響力。與時俱進、接軌年輕人是能否活用個人經驗值的關鍵。

57歲的外商人資高階主管崔爸爸,打算退休後擔任年輕人的免費職涯顧問,把個人智慧從一家公司擴大到服務更多社群,甚至計劃集結同好一起創立社會企業。在與年輕人的對談中,他也吸收新知和新觀念,讓自己調整溝通模式,附帶好處是心態常保青春不老。

人生智慧,值得分享與傳承

歷練豐富的新熟齡,總想保留生活記憶與智慧結晶,保存的過程能再次回憶,能與親友分享,更有社會傳承的意味在。數位記錄與行動分享都是正在發生的分享創新進行式,對先驅者來說,與人直接的實體互動,與獲得立即的回饋更為關鍵。例如:相較於電子影像編輯,透過口述歷史的方式,更能傳達長者的生命歷程,從記憶中轉錄的生活細節更為豐富。還有一點,電子分享通常是單次性且形貌固定,實體分享卻可因每次對象不同而調整內容,不斷重述,分享的快樂也因為直接面對聽眾的回饋,可以不斷重新體會。

所以新熟齡更希望有機會在民宿、地方特色小店、社區、國小國中當志工,講述自己所累積的知識與人生經驗。實體互動與虛擬互動的無縫串接與相互引流,成為下一波分享創新的機會點。

新熟齡正在重塑人生價值的新舞台,中年以前的社會參與是為了生活,中年後的社會參與本身就是生活,從「心」而起的社會參與需要培養新能力。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2013-2016年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6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樣貌與變遷路徑。

<本文同步刊載於康健名家觀點>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以家務外包換點小確幸


|崔佳琦、林彥行


日本群組軟體研發公司 Cybozu 拍攝了一支為職業媽媽們打氣的影片,片中的媽
媽白天在職場上辛勤工作,下班趕著接孩子,回到家庭除了打理一切還要處理公
司未完成的工作,職業媽媽每天的挑戰與生活場景,讓很多人看了大呼貼切,也
引起大家體諒自家媽媽的共鳴。

龍吟研論於2015年,針對兩岸62位家務外包先驅的男女消費者進行深度訪談,不
論是生活超載的上班族還是年事稍長的退休長者,諸多家務瑣碎難理,除了待辦
事項多,每個環節也有其煩人之處,面對生活種種挑戰及權衡,也會有超出負荷
的時候,一旦超過零界點,選擇外包服務便成為消費者獲得「短暫喘息」的最佳
解法,這也是企業可提供協助之處。

台灣家務外包先驅:時間不夠用,家庭擺第一

龍吟研論統計受訪者連續四天的日常生活時間分配後發現,台灣先驅消費者花費
在各項日常活動的總時數在平日長達38.2小時,假日也有31.1小時,一天24小時
已 經不敷使用!即使是上班日,台灣先驅消費者還得花上2.41小時處理家事,其
中部分是在上班時間或休閒時段同步完成。由此可見,面對每日生活時間不斷被
擠壓,家務需要有人協助分攤的渴望與需求將持續攀升。

台灣先驅消費者日常生活時間分配表

台灣先驅消費者家庭時間分配表
台灣家務外包期待:解決瑣碎的家務環節

台灣消費者對於家務外包的期待中,除了一般性的清潔打掃,還出現許多生活中
待處理的大小事情,例如行李打包、花圃整理、陪伴孩子玩「重複性」遊戲等,
這些家務項目因為時常來得即時且零碎,目前還無法透過一般外包服務解決。


以單身者為例,要保持良好的居家環境也是一項很大的困擾,除了固定的清掃項
目外,但仍舊有些清潔內容(如洗澡後的浴室/浴缸刷洗、床單更換)都是不可省
略且無法臨時找到外包協助的內容。

除此之外,對台灣職業婦女來說照顧孩童  常常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事,她們常常
渴望有機器人協助分攤陪伴小朋友的辛勞,若有機器人代勞將平常講的床邊故事
播放給小孩聽,不但可以節省照顧小孩的心,也可以避免因為忙碌對小孩失去耐
心的情況。

這些生活情境,有些是日常生活中分身乏術的苦惱,有些則是希望圖個方便,讓
自己更輕鬆,但無論是哪種情境,目前都無法被現在的「外包預約制度」所解決
,加上某些突發的家務需求,更需要刻不容緩的處理。

大陸家務外包先驅:面對社會競爭,完善家庭責任是首要工作

在社會環境高度競爭下,大陸消費者必須不斷與時俱進,履行家庭責任時,重點
並不在於家務做了多少,而是家務事否被完成,來自於外界評價的壓力也不小,
若沒將家務做好似乎顯得自己比他人能力差,請阿姨到府協助打點生活瑣事成為
一種時尚,一來讓家務做到盡善盡美,二來展現自己不落人後的生活形象。

因此家務外包不只是協助大陸消費者處理不擅長、不喜歡的家務,更重要的是
讓他有更多時間將自己應盡本分做到最好,如此才是成功且完美的家庭角色。

大陸家務外包期待:緩解現實生活的人事問題

相較於台灣,大陸消費者對於未來期待外包項目可說是應有盡有,且一面倒的選
擇由機器代替人來處理家務,扣除客觀指標(機器不會累、一次的花費比每次請人
來的省錢等),但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於機器的可掌控性。

多數大陸先驅消費者表示,要找到深得人心的家務阿姨並不好找,除了做事需要
俐落不拖時外,個性也需要溫順有禮、外表也要乾淨不邋遢等,若尋找的是住家
阿姨,還必須考量生活習慣,例如睡覺是否會打呼、說話音量的大小,以及衣服
穿著是否會過於土氣等顧慮。

因此,為了省去和阿姨的磨合與看阿姨臉色,機器自動化便成為大陸先驅消費者
心目中的最佳解決方案。然而,在現階段科技尚未如此發達的情況下,要如何規
劃更有效的媒合及客製化的僱傭配對機制或許是可以改善外包服務的切入點,如
此一來也大陸消費者就不會再發生因為阿姨流動率高、或是為了留住阿姨而勉強
自己降低標準的情況發生。

瑣碎家事幫幫忙

家裡除了清潔與照護,還有許多項目是消費者目前都只能自己處理的,例如繳交
雜費、換季時的電扇清理、餵食嬰幼兒的餐桌善後等都是瑣碎的環節,正因為家
事如此繁瑣,無論消費者採取花錢外包或是親力親為,企業要怎麼協助消費者在
面對家務時不需要煩惱或費心,或許除了外包服務或機器人協助外,還有更多值
得我們思考的空間與發展商機。

備註:龍吟研論採一對一深度訪談方式,在兩岸六大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北京/
上海/廣州)訪談超過1300位年齡橫跨20-65歲的先驅消費者,從中描繪未來需求
樣貌與變遷路徑。